Singleye大魔王

【lukard/ABO】Faker(3)

奶茶味的Deckard!太美味了!快去追回来呀!

搓丸子的老卷毛:

 


【WARNING:本文涉及主角被原创角色强迫性(正确断句)行为、生子和包子,OOC,请自行避雷,不喜请直接右上。】


 




前文:(1)(2)




 


“嘿,我说,”坐在病房角落的单人沙发里,FBI难得有些坐立不安,“你真的不需要我出去?”


“你再不闭上那张喋喋不休的嘴我就吐在里面。”拒绝了医用口罩,前特工板着脸,插着点滴的手没法威严地抱胸,只得攥着床单竭力忍受胃里翻江倒海的呕吐欲望。


“说真的,你脸色看起来很不好。”Luke神情严肃地盯着Deckard的面部表情,义正词严,“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先出...”


“你好像有点过于高估自己了,大块头。”Deckard轻蔑地冷哼,“自诩‘行走的信息素’还是什么?就你这浑身的火药味?得了,我可是不抱着枪就睡不着的人。”


“噢?是吗?”从进门前就不断暗示自己别跟病人一般计较,Luke此刻却根本来不及懊恼怎么那么容易就被这混蛋挑起怒火,“不抱着枪就睡不着?”不知不觉走至病床边,Luke挑衅地居高临下,“我这儿倒是有把火药味十足的‘枪’,相信你一定会喜欢。”


出乎意料地,Deckard只是皱眉仰视着他,难得没有张口还嘴。


忽然间十分不习惯的Luke下意识移开视线,四处一瞟,就看见Deckard攥着被单到关节发白的拳头。


出色的反应能力让Luke短时间内快速地后退至墙角,不知是不是错觉,他觉得Deckard好像松了口气。


 


“...我看我还是先...”欲盖弥彰地清嗓,Luke径直向病房外迈步。


“你他妈给我站住!”Luke恍惚间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那个F打头的词似乎在被Deckard的英音念出来时总是格外好听。


“这是刮的什么风?公主殿下居然这么舍不得我?”Luke转过身,坏笑里带着调侃。


“别装了Hobbs,你难道不是去暗杀Rex?”Deckard有些无力,他目前的身体状况容不得轻易动怒。


Luke脸上的调笑消失了,他怔怔看着Deckard,后者也毫不避讳地回望他。


“是又怎么样?”Luke下意识避免提到那个名字,“我不觉得现在的你能拦住我。”


“再等八个月,”Deckard忽然抛出的时间限制让Luke没能反应过来,“这件事你别想撇下我。”


“为什...”八个月?那是什么?


“等孩子出生。”Deckard只要看Luke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你现在去杀了Rex,我作为被他标记的怀/孕Omega会有超过半数的可能性流/产,”Deckard语气平淡,似乎谈论的根本不是他自己,“而以Omega这种‘生育工具’的体质,流/产和死亡之间是什么关系,我想这种基本常识即使是你这小脑萎缩也该略知一二。”


 


“So?”小姑娘歪着脑袋仰视门外的两个壮汉,“你终于决定下手了吗,Dad?”


“咳。”Luke单手握拳放在嘴前虚咳了声,“Dec叔叔只是来我们家暂住一段时间以便养伤。”


...Dec叔叔?Deckard鼻梁上的黑超挡住了他斜给Luke的质问性眼刀。


“很高兴见到你,Dec叔叔。”Samantha脸上洋溢着几乎漫出来的笑意,十分友好地朝Deckard伸出右手。


“...很荣幸见到你,小公主。”愣了愣,Deckard蹲下身,将墨镜滑到鼻尖,露出眼睛朝小姑娘摆出一个狡黠的微笑。


Luke顿时感受到了浓浓的危机。要知道,Samantha第一次见到Dominic时说的可是“Dominic Toretto?My dad kicked your ass.”


 


超级奶爸的危机感无论是在工作中还是在家庭里都十分准确——穿着围裙、拿着锅铲的Luke在厨房里哀怨地遥望客厅那相处得其乐融融的一大一小,像个被抢走心爱玩具的小孩子,腹诽着该死的Deckard Shaw为何这么有孩子缘,无意间夺走本应属于Dominic的小Brain的第一声“爸爸”不说,现在还彻底夺走了他最可爱的小公主的全部注意力。


“...那是真的吗?!”Samantha天使般的声音从客厅传来,“说好了下次我们一起去看!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Shaw的声音,Luke边铲着煎蛋边嘀咕。


“Dec叔叔我爱你!”小姑娘兴奋地尖叫着,Luke忍不住再次回头,却看见某个讨厌的家伙正被自己的小公主抱着脖子不撒手,还笑得一脸无奈。


“吱”,等Luke回过神来,手里的锅铲早已被撅弯,掰都掰不回原样。


 


“Sam呢?”擦着身上未干的水珠,Luke跻着拖鞋从浴室里走出。


“睡了。”Deckard窝在沙发里,神情有些困倦。


“我算是服了,”将用完的毛巾扔进洗衣篮,Luke大喇喇地往沙发上一躺,“等哪天你要是退出,去当个babysitter,准能赚大钱。”


“你也可以去应聘青少年女子足球教练,准能拿下世界杯。”Deckard眯着眼睛,不假思索地怼回去。


“Wow,我还以为你被幸福生活消磨掉了打嘴炮的能力,”Luke来劲了,“毕竟当了这么多天的‘Dec叔叔’。”


“乖。”Deckard倒似乎没有他那么高的兴致,还是一副蔫蔫的样子。


“有意思。”猝不及防被占了便宜的Luke坐直了腰板,刚被点燃的战意在看清Deckard的模样后又被瞬间浇灭,“你怎么了?”


“没什么,”Deckard懒洋洋地应着,“最近有点嗜睡罢了。”


“噢,正常现象。”Luke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大大松了一口气,“Sam的妈妈怀她时也这样。”


好像踩到了什么奇怪的开关,空气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Deckard看了看他,欲言又止。


“你想问Sam妈妈的事?”Luke看穿了Deckard瞬间显露出的意图,不在意地回答,“没什么,好多年前的事了。由于我工作的原因,她最终选择了离开。我不怪她,她没有错,我还要感谢她,给我留下了我生命中最珍贵的礼物。”说着,Luke抬头看向Samantha的卧室方向,幸福的笑意漾在嘴边。


Deckard深深地看了他两眼,没有说话。


 


愈发浓厚的困意上涌,Deckard觉得眼皮上有千斤重量压迫着它们垮下去。


“...Shaw?嘿,Shaw?...Deckard,去床上睡...”是Hobbs?不可能,Deckard迷迷糊糊地想,那家伙可不会会叫他的名字。


熟悉的火药味...半梦半醒间,Deckard本能地向那给人带来安全感的味源靠近。


Luke低头看着怀里的Deckard小猫似地在他胸口蹭了蹭,又嗅了两口,想象着第二天自己拿着偷偷拍下来的照片逗弄炸毛的某人的欠揍场景,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将Deckard轻轻放在床上,Luke替他掖好被角,关掉床头灯,合上门前低声道了句“晚安”——不知道是说给谁听呢,他自嘲地摇摇头。


 


听着走远的脚步声,Deckard在一片黑暗中睁开了清明的眼睛——里面暗藏着可能连他自己都读不懂的复杂情绪。


 


“Sam,去叫Dec叔叔起床。”第二天清晨,Luke在厨房里忙活着三人的早餐,指挥梳妆完毕的小公主完成新的任务。


“Dad,在这之前咱们开诚布公地来次快问快答怎样?”小姑娘扑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扒在厨台边目光灼灼地看着Luke。


“好。”Luke抽出刀,一边往吐司上抹黄油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的小公主。


“你喜欢Dec叔叔吗?”


第一个问题就差点呛住这台人形装甲车:“咳...怎么说...不算讨厌...”


“得了吧,Dad,”Samantha不满地翻了个白眼,“都说‘开诚布公’了,你一点都不坦诚,”说完还呷呷嘴,“明明就很喜欢。”


“都看出来了还问我?”不得不佩服自家小特工的观察力,Luke感叹的同时也在自豪,“好吧,很喜欢,满意了吗,我的小公主?”


“很好。”Samantha点点头,“下一个问题:Dec叔叔是不是Omega?”


“等等等!”Luke放下手里的刀,这下不只是惊讶而是惊愕了,“你怎么知道?!”


“气味啊,Dad.”小姑娘表情更加嫌弃了,“自从Dec叔叔来我们家,房子里就整天飘散着一股奶茶的香气你没发觉吗?!”


“奶茶?!”Luke瞪圆眼睛认真思考,说起来Shaw身上似乎是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只是他之前一直没有很在意...奶茶...这么一说是有点像...不过茶味更重吧?...


“据我推断,Dec叔叔的信息素味道应该是英国红茶,而最近其中的奶香味越来越重,”Samantha捏着下巴,胸有成竹,“所以如果我没推理错误的话,他应该是有宝宝了。因此我的第三个问题是:宝宝的爸爸是你吗,Dad?”


Luke这下彻底没话说了,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小姑娘,一时竟忘了解释。


“算了,我还是直接去问Dec叔叔。”Samantha看着自己父亲这副傻样,翻了个白眼转身跑上了楼。


“Sam你等...”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女儿刚才说了什么,清醒过来的Luke顿时慌张地朝楼上跑,想要拦住她。


“Dad!Dad!!”刚踩上二楼地板,Samantha就从Deckard房间里急急忙忙地奔出来。


“怎么了?!”没来由地,Luke忽然有一股非常不好的预感。


 


“Dec叔叔不见了!!!”


 


TBC.


 


 


【lukard的温存总是短暂的...】

评论

热度(59)

  1. Singleye大魔王搓丸子的老卷毛 转载了此文字
    奶茶味的Deckard!太美味了!快去追回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