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leye大魔王

【lukard/ABO】Faker(2)

好心疼!!!!!!

搓丸子的老卷毛:





【WARNING:本文涉及主角被原创角色强迫性(这样断句)行为、生子和包子,OOC,请自行避雷,不喜请直接右上。】


 




前文:(1)




 


“他怀孕了...”


“...Huh?”


“他怀...”


“Who?”


“Mr. Shaw...”


“Huh?”


“......”


“你听到了,Agent Hobbs.”


“Deckard Shaw是个男人。”


“也是个Omega。”


“Beg you pardon?”


“Deckard Shaw是个Ome...Jesus你不会不知道吧?!”


 


Hobbs开始煞有介事地思考自己的小脑甚至整个大脑是否果真如Deckard所说的那样,萎缩了。


“...Mr. Shaw的各项体征近几天开始趋于正常,”白大褂医生在Little Nobody耳边絮絮叨叨,“高烧退下来了,虽然还有点低烧不过总算能控制在安全的范围内...可能受孕期的影响有些嗜睡,不过精神比起之前好了许多...”


孕期...嗜睡...Luke喃喃地重复,Omega...Shaw居然是Omega...而Little Nobody似乎对自己的不知情感到惊讶...Wait a minute,他为什么以为我应该知道?想通这点的Luke又想提溜衣领了:“Little Nobody你实话实说,我们这群人里是不是有人知道这件事?”


“Letty、Mia和Ramsey,她们主动来向我求证的,我以为你们早就知道了!”Little Nobody扭过头,诧异地看着激动的大块头,“而且Alpha不是对Omega最敏感了吗?!其他Omega甚至Beta都能发现,你们这群Alpha居然全然不知。”


“我不觉得Shaw有任何一点Omega的特征。”Luke严肃地否决。


“没有不代表不是,”Little Nobody也难得靠谱的认真,“但他确实隐藏得太好,不然我绝不可能在他发情期时派他出任务。”


“...什么?”Luke从未如此希望自己的听力出现问题。


Little Nobody长长地叹了口气:“Shaw打了足量的抑制剂,但目标人物研制的诱发剂抵消了抑制剂的作用,使得他在任务过程中被俘,并且...”他顿了顿,似乎十分不愿开口,“被目标人物...强行...手段太过粗暴,导致身体受损严重,尤其是...”Little Nobody终于还是闭上了嘴,选择不再进行这个话题。


Luke愣愣地看着他,呆愣几秒后拽过医生就命其带路:“带我去他的病房,现在!”


 


“Mr. Hobbs你听我说,你不能这么气势汹汹地闯进Mr. Shaw的病房...最多,最多只能在门外看一眼...”小鸡仔似的被揪着后衣领,医生可怜兮兮却语气坚定地警告。


“理由。”猛地停下脚步,Luke瞪着眼睛让医生产生一种即将被眼前的黑大个吃掉的错觉。


“他被标记了!”谈到病人的病情,医生显得有些气急败坏,“却是强迫性的!这种非自愿的结合会给被强迫的Omega带来巨大的心理阴影;除此之外,Mr. Shaw还遭受了非人般的性/虐/待,施/暴Alpha在受体不迎合的情况下强行突破子/宫/腔,更过分的是还在事后以外力击打的方式破坏原本就因此受损脆弱的腔/体对母体受孕的自我保护机制!”越说越激动,末了还补上发泄似的一句,“Omega人/权保护协会要是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气得号召全世界灭掉罪魁祸首。”


Luke被稍显专业的术语弄得有些迷惑,他将头转向Little Nobody,立刻被后者拒绝:“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具体事发过程。”


 


在Luke Hobbs的人生中,犹豫的次数一只手能数得过来,而现在,大个子迈着小心翼翼的步伐靠近半米外病房房门的行为很显然给那只计数的手增添了一只竖起的手指。


Luke不知道那股没来由的心慌从何而来,他迫切地想要透过门上的玻璃看清房内的情况,却又在靠近时产生了瑟缩的念头。


他做过数种假设——刚才那个医生怎么说来着?情况转好?噢,指不定那家伙下一秒就能在门上开个洞;再不济也应该躺在床上龇牙咧嘴,然后哑着嗓子骂骂咧咧地和人打着毫无意义的嘴炮——这么想着,Luke抬眼望向房间内,却看到一副不属于任何他臆想之内的画面。


骄傲的、狡猾的、不可一世的Deckard Shaw,安静地躺在苍白的病床上,脸色难看得像一坨屎。


 


Luke在那短暂的一瞬曾认真地怀疑自己的眼睛,以至于下意识上前一步,手掌贴上了房门,只是想看得更清楚。


而与此同时,病房内熟睡的病人条件反射般从浅眠中惊醒,握住床沿几乎把整个上半身翻出去,呕吐的剧烈程度让隔着一道门的Luke浑身一震。


“后退!Agent!”方才温顺的医生顷刻如暴怒的狮子般将Luke推离病房,“情况比我预计的更糟,你身上的Alpha气息过于强大,我的病人尚且无力承受。现在,请你离开。”


“等等,你先把话说清楚...”伸手想要拦下冲进房间的医生,难得乱了阵脚的FBI被Little Nobody扣住肩膀用力按在墙上,“还不明白吗?Shaw现在的状况已经严重到对任意一个Alpha的靠近都接受不能,你贸然闯进去是在害他!”


“...谁干的?”Luke喘着粗气,紧握并颤抖的拳头让Little Nobody想起当初得知Shaw假死的消息时他也是这幅模样。


“Ian Rex.”斟酌片刻,Little Nobody还是决定告诉他真相。


“那个毒/枭?”Luke将后槽牙咬得嘎吱作响,“他死定了。”


“Hobbs,我认真地建议你在做出傻事前慎重考虑...”再度暗自吐槽着“我就知道”,Little Nobody几乎想打电话找他的老师父派遣一支靠谱的行动组来拦下这辆暴走的人形装甲车。


 


“...你的血液被过小的背心勒住供不上大脑导致缺氧变弱智了么?”熟悉的口音,熟悉的语气,熟悉的措辞,Luke听到声音的瞬间几乎差点笑出来,“想打架吗小公主?我敢说现在你只有被揍的份儿。”


“呆在这儿,哪儿都别去。”Deckard侧过脸,疲惫却有神的眼睛透过微敞的门缝与Luke对视,“敢在我前面动手,连你一起端。”


 


TBC.


 


 


【O~K,我们霸气暴躁杀人不眨眼的肖家大公主回来了】

评论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