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leye大魔王

【速激】Don't Wanna Know(肖兄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让我想起森老师有一次参加一个节目,还真钻进一个跟仓鼠球一样的大球里跑来着😂

Magnum Imperator:

OOC,BUG,病很重注目


标题没有意义,BGM而已


+


仓鼠Deckard和他的弟弟住在两个房子里,中间有一道小小的薄薄的木质门,他的饲主觉得以一只仓鼠的智商是不会学会开门的。但事实是,他和Owen早就从人类女孩那学到了方法,他弟弟有时候会在夜里偷跑过来和Deckard挤在一个窝里,这通常是Owen感到无聊的时候或者外面在下暴雨,电闪雷鸣让两兄弟都很不开心。


 


Deckard把所有敢进犯他领地的仓鼠——无论性别,除了Owen——通通咬了出去,他对母仓鼠态度会好一些,但从不会有更多退让。人类女孩有点担忧,她摸着Deckard的小脑袋,“Deckard,你一个人住不寂寞吗?”


我很好,女孩,你要是不把我的脑袋摸到秃呼噜会更好的。


Deckard发出细细的抗议,但还是忍受着女孩纤细的手指,他还挺喜欢这个被称作Samantha的女孩的,她会给Deckard准备食物和饮水,清理干净他的窝,并且总是温柔地,就是有点过于频繁地,抚摸Deckard。不像她的饲主(Deckard知道女孩和那个人有血缘关系,不过他认为Samantha也像他一样被养在一间巨大的房子里),那个又高又壮的雄性简直是Deckard的噩梦,他会把Deckard用两只手指捏起来,在仓鼠的吱吱尖叫和Samantha的大声抗议里把Deckard放在手上,“这是只老鼠,Samantha,它看起来很危险,还可能有狂犬病,我可不希望你被它咬上一口。”


你才有狂犬病,你这愚蠢的人类。


Deckard缩在人类手上,不愿意让另一只手靠近自己,他不想被压成鼠饼。


Owen在自己的小房子里冲他喊,“咬他,哥哥!”他弟弟有点过于激动地在那窜来窜去,恨不得亲自上场来一场格斗表演。


Deckard想,咬了他说不定还会让我感染上狂犬病呢。


Samantha把Deckard小心翼翼地夺回来,继续顺着仓鼠的头毛,“爸爸!你把这小可怜吓坏了,发发慈悲,Deckard只是只小仓鼠,他很乖,一点儿也不会咬人的好吗!”


Owen在他的窝里大笑,“哦天呐!她刚刚叫你什么?‘小可怜’?小甜心,一会儿让我来安慰你,我可怜的、被吓坏了的哥哥。”


Samantha紧张地冲到Owen的小房子前观察这只满地打滚的仓鼠,“天啊,小甜心,你怎么了?爸爸!你把Owen给吓得抽搐了!”


Deckard把自己蜷成一团掩饰住笑声。


 


+


Deckard讨厌灰松鼠,他们总是偷偷钻进房子,躲在他和Owen的地盘上方嘲笑仓鼠,偶尔还会试图抢夺仓鼠的口粮。


Deckard恨透了这些狡猾的土匪,他们的老大Cipher是一只皮毛油亮的母松鼠。有一段时间Cipher对Deckard示过好,她甚至打开了仓鼠笼子试图和Deckard亲近,但死不领情的仓鼠一脚把挤进笼子的松鼠踢了出去。自此他俩就颇不对盘,Cipher转移了目标开始和Owen卿卿我我,Deckard教训他弟弟,“那家伙一看就不安好心,不是偷东西吃就是要对你下手”。


果不其然,没过几天就出事了。


 


某个周末,这座房子的所有人Hobbs把一大群人领回家来聚餐。面对众多人类,焦虑的仓鼠一头钻进他的小屋把自己藏在Samantha铺的小毛毯里,他亲眼见识过人类具有怎样的破坏力,而他们中间的雌性对“萌物”又是何等狂热痴迷。


身材高挑的Gisele被骄傲的Samantha领着欣赏她的小宠物,“Deckard比较害羞,但你可以摸摸Owen。”小女孩大方地让出了她的小仓鼠和另一个人分享。


Gisele从Samantha手里接过那只灰黑色的小不点,然而Owen突然发难,一口咬在她的手指上。


Gisele吓坏了,她疼得抽回手,顺势被甩出去的Owen差点掉进壁炉烧得正旺的火堆里。


Deckard怒不可遏,在Samantha的尖叫声中他顶开小门冲进Owen的房间,跃上里面的摆设打算跳出去救Owen。偏偏一只手伸了进来,Deckard毫不客气地向着对方狠狠挠了下去——他可看得清清楚楚,这个叫Han的人类男性是Gisele的配偶,而他竟然放任自己的伴侣伤害他弟弟!


“Ouch!”Han只是想把笼门关好以防另外这只小玩意逃出来,他看着Deckard敏捷地跑过长桌,然后跳到沙发上挤进沙发和靠垫的缝隙。


整间屋子的人都开始手忙脚乱地堵截这只发了疯的小仓鼠,Mia和Letty把两个小男孩带走了,O’Conner和Parker冲过去拯救险些被烧死的Owen,Toretto和Hobbs一左一右包围了沙发打算徒手逮住不规矩的小逃犯,Pearce……正在充当解说。


他们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才堵住了Deckard,被逼进角落的仓鼠气冲冲地竖起毛,然而Toretto十分狡猾地一掌拍在沙发上,Deckard突然间飞上了天——感觉真他妈刺激,他头晕眼花地摔在柔软的靠垫上,被Toretto用大手拢了起来。


这场闹剧以Deckard被关进了一个小小的硬纸板箱子作为惩罚收场,Owen被火燎到了一小撮毛,但幸运的是他除了被吓到以外没什么外伤。


 


Deckard的临时禁闭室被放在书房里,见不到Owen让他很是担心,仓鼠气哼哼地抓着纸箱子大叫,“你这个白痴人类!把我放出去!”


警察在擦擦的抓挠声中从一堆公文里抬头,他敲敲纸箱,“安静点小公主,你把一屋子人都吓坏了。”


里面的小东西开始又踢又踹,一分钟后重新归于安静。


 


三天后Deckard被解除了禁闭,眼泪汪汪的小姑娘捧着自己的仓鼠满脸心疼,“嘿,Deckard,没事了。Owen也好起来了,你可以回去啦。”她习惯性地摸着Deckard的头顶,久别重逢让她有点控制不好力度,两三根毛飘下来,Deckard忧愁地用爪子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人类真是可怕的生物。


已经恢复了精神状态的Owen在笼子里活蹦乱跳地到处蹦跶,在Deckard被塞回来的时候他兴奋地跑过Samantha特意为他们打开的小门,“亲爱的哥哥!真高兴又见到你了!”


“我也很高兴——个屁啊!”臭着脸的坏脾气仓鼠一爪子按在他弟弟的脸上,这个劫后余生的小混蛋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多命大。


Deckard正忙于把扒在自己身上撒娇不肯下来的弟弟推下去,忽略了Samantha身后男主人的注视。


 


+


为了安抚两只仓鼠,把宠物宠上天的Samantha特意买了两只仓鼠球以便他们能在室外活动。


Owen观察了一会儿,哧溜一下钻进了那个红色的仓鼠球,他在里面适应了几分钟就掌握了要领,此刻正欢快地在笼子里到处乱撞。


Samantha摸摸躲在一边不肯动弹的Deckard,“Deckard,你得多运动。”她忧虑地戳了戳仓鼠圆鼓鼓的身子,“你胖得像个团子。”


在Owen快要断气的笑声中,Deckard气冲冲地爬进了仓鼠球——他怎么可能胖得像个团子!讨人厌的小丫头,他身上的明明是肌肉!再说这全都怪仓鼠滚轮实在太愚蠢了,他一点也不喜欢像个傻瓜一样踩着那个永不停转的轮子被人围观好吗。


 


Samantha把两个仓鼠球放在客厅的地板上任他们乱跑,O’Conner和Toretto的儿子在一边看着,后者实在太小了,此刻他正被临时老爸O‘Conner抱在怀里咿咿呀呀地自言自语。


Jack追在Owen横冲直撞的仓鼠球后面跑来跑去,小男孩正是精力旺盛的年纪,Samantha在叮嘱他看着Owen后捡起了一路狂奔差点撞上桌脚的Deckard。


她把Deckard从仓鼠球里倒出来,“Deckard,你跑得太急啦!来,到这里和小Brian打个招呼。”


她托着仓鼠举到小婴儿面前,Deckard和那个小小的人类对视了一会,用爪子轻轻拍了拍小婴儿软软的手指,小Brian被逗得咯咯直笑。


Samantha也笑了,她认真地教导起了小Brian,“看这边,Brian。他叫Deckard,D-e-c-k-a-r-d,Deckard。”


O’Conner忍俊不禁,“Sam,他还只有那么小,不会说话呢。”


小Brian在男人怀里张着嘴,“D-,D-”


O’Conner觉得很好笑,也开始教他,“Deckard,小Brian,跟我念?”


“D-,k-,a、a-”小婴儿努力着,蹦出些含糊不清的音节。


Samantha打算把Deckard重新放回去,小Brian急了,他在O’Conner怀里蹬着腿,几秒后发出来一声无比清晰的声音,“Dad!”


在书房里和警察讨论正事的Toretto听到小金毛在客厅里狂笑出声,“Dom!你儿子可真是个天才!”


 


+


自Owen受伤已经过了快十五天了,Deckard觉得他们的饲主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在关他禁闭后对他的态度比以前要好多了。Samantha给他们买新玩具他可以理解,但那个大个子开始变着花样给他换每天的伙食,Samantha觉得她爸爸大概是良心发现了不能虐待小动物,然而Deckard老觉得这有点不对劲。他希望自己是想多了,Cipher一事后他变得更加警觉,那只母松鼠不知道领着她的团伙跑到哪里作恶去了,但Deckard可不会给她下一次机会了。他现在每天都花大量的时间在运动上,这件事大概挺有成效的,Deckard艰难地坐下来,用爪子拨开毛,他相当肯定自己的腹肌已经非常明显了。


 


Hobbs下班后提早回家了,Samantha今天去同学家做小组作业,大概会晚一些回来,因此他得来照顾这两只仓鼠。给Deckard换饮用水的时候,Hobbs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把仓鼠抓在了手里。


Deckard紧张地又踢又蹬,这该死的人类把他整个儿给翻了过来,脆弱的腹部被迫暴露在一个他不亲近的人类手里可不是件好事。他皮糙肉厚的饲主完全无视了他的抗议,伸出一根手指摸上了Deckard的肚子,Deckard僵在那里,生怕自己被一把抓住捏成肉饼。不过他并没有得到这样可怖的待遇,对方仅仅是在他的肚子上按来按去,这不舒服的感觉让仓鼠扭了扭。


然而那根不规矩的手指按在重要部位的时候Deckard终于爆发了,“你这个大脑萎缩的白痴,这是跨物种性骚扰!”他尖叫着,不管对方是不是听得懂,挣扎着翻过身一口咬在了Hobbs的手指上。


“你可真够狠的。”他的饲主仅仅是皱起眉,然后把他放回了笼子。


Deckard气得磨牙,Owen在笼子那边冲他喊,“那该死的警察对你做了什么,哥哥?他这叫以身试法!”


Deckard气闷地蜷在他的窝里,不想搭理他的白痴弟弟,如果他知道后面有更糟糕的事情等着自己,一定会后悔当时怎么没把Hobbs咬成狂犬病的。


 


那天晚上,小姑娘回家后被爸爸领到了客厅里,Hobbs一脸严肃的表情让Samantha很是惊慌。


“咳。”警察清了清嗓子,意识到自己很可能要完成单亲爸爸的经历中尴尬但关键的一环,“Sam,你知道小仓鼠是怎么来的吗?”


花了半个小时和女儿绕弯的Hobbs最后沮丧地发现小姑娘已经从学校里学到了一切,早知道他就不必大费周章地抛出这个话题了,“好吧,亲爱的女儿,我有个小小的惊喜要告诉你。”


“你给我找了个弟弟?”Samantha满脸期待。


“不不不。但我觉得很接近了,Samantha,你很快就会有一窝小仓鼠了。”


 “别开玩笑了,爸爸,我养的是两个男孩子!”


Hobbs挠挠头,“我觉得你一定是哪里看错了,你瞧,我观察了一阵子,Deckard最近变胖了,脾气也变坏了——它会咬人了。而且今天我摸了它的肚子,硬硬的,按照仓鼠饲养事项的说法,里面有小仓鼠了。”


还没能发出抗议,小姑娘的尖叫声就震得Deckard把头埋进松软的木屑里。Samantha冲到她的仓鼠房前,扒在上面用一种梦幻的眼神看着Deckard,“我的天啊,Deckard你简直是个奇迹!那是Owen的小宝宝吗!”


我不是!我没有!


仓鼠越过女孩怒吼,“你这个该死的弱智是怎么当上警察的!我是个绅士,这点难道还不够明显吗!”


但Samantha是听不懂的,她比往常加倍小心地把Deckard抱出来,用手按在他的小肚子上,“上帝啊,你真的要有小宝宝了!”


Owen在隔壁发出了坏笑。


 


+


Deckard Shaw猛地坐起来,他在黑暗中静静地坐了几秒,然后伸手擦去了额头上的冷汗。


Owen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在Deckard把灯打开的时候嘟哝了几句。


前特种兵低下头,撩起T恤看了眼自己分明的腹肌,谢天谢地,如果噩梦成真他会昏过去。


他弟弟勉强睁开眼,在看清哥哥正在干什么后问,“怎么,大天使给你托梦感孕了?我这是戴了谁的绿帽子?”


Deckard决定把弟弟再一次打到生活不能自理。


 


Fin.


只能想一想,肖老大被按在车前盖上一边破口大骂一边被操qwq


特别想看Transporter的Frank和Owen

评论

热度(47)

  1. Singleye大魔王Magnum Imperator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让我想起森老师有一次参加一个节目,还真钻进一个跟仓鼠球一样的大球里跑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