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leye大魔王

[Star Wars]繼續破產AU

哈哈哈哈哈哈好可爱!

Uno:

題目:主人,你回來了……?


前言:破產AU,Huxy終於找到工作了!


前文:


破產AU: http://rosalinduno95928.lofter.com/post/3cc932_ce6a49b


聖誕節: http://rosalinduno95928.lofter.com/post/3cc932_d6c4ac9




OOC+女裝Hux。




        Ben Solo在公司有一個要好的同事。


        其實也說不上要好,是那同事總是黏著Solo,不想Solo這麼Solo,所以那同事就黏著Solo先生。但問Solo先生,能否記得同事的名字?他不會記著別人的名字,所以Solo心中默認他叫宅男甲。那公司還有其他宅男嗎?Solo也記不起……但Solo在迪士尼樂園意外地有人氣,不是他是參議員的兒子,單純是十分有人氣而已。


        「那Ben我們放工一起吃飯嗎?」宅男甲將儲物櫃鎖好,就轉頭問努力地尋找著黑色皮外套和耳筒的Solo,宅男覺得Solo的皮衣真的看下去破破爛爛的,但穿在身上很好看,Solo轉頭看著宅男甲。


        「吃什麼?」Solo問。


        「秘密,去到就知道了。」宅男甲紅著臉,輕聲說道,Solo疑惑地看著宅男甲,「剛發薪要獎勵自己吧!」


        「是女僕咖啡廳吧。」Solo彷彿懂得讀心一樣,一語道破,宅男的耳朵也紅了,想抓著背包掩埋自己的臉,「想吃就直接說吧。」


        「你為什麼知道的?」宅男訝異地問道。


        「因為你是宅男吧。」Solo回答道,其實平時這句話會傷害了宅男同事的心,但今天的宅男同事在想著發薪後去女僕咖啡廳,沉醉在興奮的感覺中。


        宅男內心歡呼著,他從FB專頁看到女僕咖啡廳新來的女僕是偽娘,但那紅色頭髮的偽娘看不出真的是偽娘,令宅男好奇新來的女僕是怎樣。而Solo繼續努力將儲物櫃的雜物塞回櫃內,然後將儲物櫃鎖上,最後換好平常的衣服。


        「好了我搞定了。」Solo向宅男說,他們兩人就出發到女僕咖啡廳了。


        


        「主人歡迎回家!」兩人剛踏入咖啡廳,穿著女僕服的女生或看不出是男生的男生,向兩人說,而兩人走向靠窗的位置,Solo不喜歡這裏粉紅系的氣息,粉紅少女系和他的皮外套十分違和,但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餐牌,在默想他只是來陪同事,沒有特別的喜好。


        「那Ben你可以點餐嗎?」宅男沉醉在歸家的幸福感,語調飄忽地說。


        「嗯。」Solo仍然抬高餐牌,隨意地回答。


        接著宅男舉手,女僕走向他們身邊,就是宅男想見的女僕,紅色的短髮別著白色的髮帶,沒有特意隱藏的不爽表情,穿粉紅色的女僕服和白色的圍裙,泡泡袖和別著粉色絲帶的襪子,顯得他特別可愛。


        「主人請問你要什麼?」那女僕說話的聲調,是男性的聲線,宅男覺得眼前的女僕,就算是偽娘也好,也是一個可吸引到顧客的賣點。


        「蛋包飯。」宅男回答道,此時Solo也放下餐牌,指著蛋包飯的照片。


        「也是一樣。」Solo回答,轉眼看著女僕,愣住了。


        媽的這不是Hux嗎……Solo在想。


        媽的這不是BenSolo那個大笨蛋嗎……穿著女僕服的Hux在想,寫著帳單的手倏然止著,然後兩人的臉也脹得比宅男的臉還要紅。


        宅男甲看著兩人,心中感到疑惑。


        「怎樣了?」宅男還不合時宜地問。


        「沒怎樣。」Solo搪塞道,但其實他愣著後,就想爆笑,穿著高跟鞋的Hux,狠狠踩著枱底下Solo的腳,而Solo感到痛,但忍受得著沒有將痛感流露在臉上。


        「這個人你認識的嗎?」宅男是一個混帳。


        「不啊。」Solo繼續搪塞,「我要去廁所。」


        接著Solo飛奔地廁所。Hux就像安裝了發條一樣,慢慢地想餐牌收回。


        「謝謝主人。」Hux想原地挖洞給自己,接著掩埋自己,這他媽的羞恥,前投資銀行高層破產只在女僕咖啡廳找到工作也算、和BenSolo那個笨透的參議員之子同居也算、被宅男用色瞇瞇的目光看著也算……但在女僕咖啡廳碰到BenSolo和他不懂風情的同事,就是比世界末日更可怕的事,但原地掩埋之前,他要找Solo談一談。


        


        廁所有一個廁格中,發出瘋狂的笑聲,就像作了惡作劇而有認識的人上當一樣。


        「Solo快出來我知道我在你在裏面!」Hux在吼道,他此時希望想有一把機關槍,將BenSolo愚蠢的腦袋射爆。在Hux喊話後,笑聲止著,Solo步出廁格,再看了Hux一眼,忍不著再次爆笑。


        「你這賤人別在笑了!」Hux在想自己絕對不能流淚,但這比起典當珍愛的大衣更悲慘的事,淚水在眼框打轉,而Solo這次終於止下笑聲,他也看到Hux真的很傷心,也很羞恥,羞恥得到想死的地步。


        「抱歉。」Solo道歉,遞了紙巾給Hux,然後Hux將紙巾丟在地上。


        「我以為你會哭著找你的參議員老母的!」Hux向Solo吼道,他一直在盆算BenSolo什麼時候找他富有的參議員老媽替他們還錢,但Solo已經不想依靠他的老媽,他想不到Solo做到比起追星戰作品更熱心的事,就是努力賺錢,「那我不用過得這麼慘!」


        「你在怪我嗎?」Solo現在十分不爽,問道,雙手在緊握泡泡袖下的肩膀。


        此時Hux才意識到自己在說什麼,閉嘴、回復理智、不再抱怨。


        「我們要一起還錢,對不對?」Solo知道Hux回復理智,他追問道,努力克制自己的傷心和羞恥的Hux一言不發,卻在點頭,明白Solo的意思,「我成年了我不會靠老媽,今天的話我也不會說出去,我也在迪士尼扮演角色,扮演角色不是什麼羞恥的事,明白嗎?」


        「好的。」Hux也要接受現實,不可再妄想Solo會跑回他老媽身邊,他只能和BenSolo互相依靠,直到破產令解除的一天,和BenSolo住在一起,這他媽的糟糕,但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嗯。」Solo鬆下手,「還有很高興你找到工作。」


        「食屎啦你!」


        



    

评论

热度(15)

  1. Singleye大魔王Uno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好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