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leye大魔王

【KYLUX】 药到病除 (4)

拿猫233

烟鬼软糖:


       法斯玛的疗程效果显著,我很满意。
       如果不是La resistance...
                                            17.8.13,796$
___


凯洛发誓他没故意偷看赫克斯的笔记本。


问题是,经理把它敞开放在桌子上,凯洛想不看见都难。心理咨询疗程一开始,经理办公室就变成了经理+主治办公室。赫克斯甚至答应把吉他箱放在书柜上面,只有凯洛够得着。


他换衣服时无意对页面扫了一眼。那些隔行的工整记录大部分是数字。每条都含有一串日期和金额。


看上去赫克斯经理在记账。他看起来确实像数据时代还手动记账的老派人。


这就有意思了。斯诺克每个月把各分院的营业额公布在员工网上。那么是个人储蓄?


说不定他想买车。
不。走路上班,一周工作九十小时的工作狂真的需要车吗?


那么,婚房?
不太可能。别说alpha了。赫克斯身上连关系亲密的beta和omega气味都没有。


凯洛猜测赫克斯也在服用抑制剂,无论是什么牌子,那玩意不管用。他掩饰不了身为omega的事实。但赫克斯的气味...确实少见。如果硬要形容,凯洛会用这个词:


单薄。他很确信如果赫克斯站得够远,就能冒充beta了。当然了,一脸死相那种。


倒是有一种气味...混合着干玉米面,鱼碎,鸡胸肉。


他一愣,忍不住嗤笑出声。


皇家猫粮,绝育猫专用。米塔卡旁边的玻璃柜里半年卖不出去那种。想不出来赫克斯是养猫的类型,那画面肯定够怪了。


这么说经理作为正值生育黄金周期的omega,未标记,和猫住一块儿。真奇特。
话说回来,他又有什么资格评价别人呢。


凯洛的思绪被一种气味打断了。


omega女性,二十多岁。可能由于炎热的天气,信息素充满侵略性地逼近。他感到一阵头疼。


一位戴墨镜和口罩的女性站在前台,肩挎宠物箱里有只混种斑猫。米塔卡还在休病假,而赫克斯刚进厕所收拾他的宝贝头发。凯洛立马拉下My chemical romance乐队的T裇,边走边套医师袍。


正当他踌躇说什么好时,女人出乎意料地伸手,抓住他的右手使劲摇了两下,透过口罩咕哝道:


“久仰,呃不,我是说早上好! 我想给猫做绝育。” 话落女人就轻车熟路地往体检室里拐,自己开灯坐下。


拜托,刚上班就来客户。omega信息素和刚服的抑制剂反应,让他极其烦躁。他冲走廊喊:


“赫克斯,有客户!”


经理快步走来,带着一股天杀的发胶味。凯洛·伦的晨间心情算是毁了。


“欢迎光临,您的姓名?” 赫克斯坐下打开表格,头也不抬地扯出微笑问。


“Re-瑞贝卡。瑞贝卡,呃,瑞贝卡欧嘉娜。


塑胶手套掉到地上,赫克斯瞥他一眼。凯洛没预料到会突然记起那个姓氏。只是巧合,别他妈过度反应,他想。


“宠物的姓名?”


“呃,它叫,嗯,我想她没名字。”瑞贝卡的手乱搓着自己的卷发。


“...没名字?好吧,没关系。把它放在那边的台子上。”


瑞贝卡立马站起来,可能动作过猛,她的头发-她的假发被挤在塑料椅缝里的一撮扯掉了,和她巨大的墨镜一块儿掉到地上。赫克斯连说抱歉,伸手拎起假发递给客户。


抬头时,经理愣住了。他的脸色转为一种鲜艳的红色,看上去马上就要炸成一朵烟花。


“真巧啊,蕾伊! 哦不,瑞贝卡·欧嘉娜。新名字,对吗? ” 赫克斯咬牙切齿道。


蕾伊失败地叹了口气,摘下口罩扔到桌上。


“嗨,赫克斯。生意怎么样?” 她耸耸肩问道。


“你是说自从2187号医师被你挖走吗?好极了,谢谢你关心! ”


“他有名字,叫芬!” 蕾伊一拳砸在桌子上说。


“哦,有什么关系。第一秩序没亏待他,是他要辜负我们。叛徒不需要名字。”赫克斯哼道。


“是你们待遇太差了好吗!”


“你倒是说来听听。”经理拧着眉毛瞧她。


“哪个正常单位一周上六天半班? 没有带薪休假? 保险都不给办? 手术事故员工自己承担? 更重要的是,哪个正常单位有你这么变态的经理?...”


赫克斯似乎把最后一句当成赞美了,咳嗽一声作为掩饰。凯洛对他抬抬眉毛。不得不承认,蕾伊说得蛮有道理。经理迅速瞪他一眼。


“够了,你们看优秀老牌医院就是眼红,这很正常。我只能说,2187号的决定完全出于理智判断的缺乏。”赫克斯说。


据凯洛所知,第一秩序也刚营业四年。


“你可以走了,我们还有正经工作要做。不像某些人。”说着赫克斯把蕾伊推向门外。


“不行,我真的要给猫做绝育!”


“得了吧,我知道你在干什么。牺牲流浪猫来检验菜鸟医生,你们La Resistance的人真是怪物。”


蕾伊露出被识破的窘色。


“我不是菜鸟医生。”凯洛忍无可忍地对经理吼道。赫克斯没理他,继续送客。


“等会儿! 你不能拒绝服务!我要给你们差评!”
蕾伊抱着猫包喊到。


经理停下。他脸色痛苦,好像在进行激烈的心理斗争。


“凯洛,拿猫。”他终于头也不回地说,摔上经理办公室的大门。


接过猫包时,女人塞给凯洛一张纸片,比个打电话的手势就跑了出去。


那是La Resistance的名片。

评论

热度(55)

  1. Singleye大魔王烟鬼软糖 转载了此文字
    拿猫233